熊猫新闻
熊猫新闻

首页 > 新闻频道 > 社会新闻 > 正文

极速大发赛车

2019-04-02 09:45:21
    来源:
    分享到:

  语言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工具,是人们进行沟通的主要表达方式。在信息量爆炸的互联网时代,我们或多或少会受到网络用语影响,越来越多的人习惯使用网络用语表达思想情感。

  一项调查显示,年轻人之间越来越倾向于使用网络用语交流,有超75%的人感觉自己的语言越来越贫乏了。语言贫乏的表现是:超60%的人认为自己基本不会说诗句,超55%的人认为自己不会用复杂的修辞手法。

  “奈何本人没文化,一句哈哈行天下。”那么,你是一位频繁使用网络用语的人吗?有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语言越来越贫乏了呢?

  受访者A:

  看似能说会道也有语言贫乏的时候

  什么不叫什么,叫“虾米”“神马”;喜欢不叫喜欢,叫“稀饭”“宣”;厉害不叫厉害,叫“牛×”“666”;蟑螂不叫蟑螂,叫“小强”;支持是“顶”,强烈支持是“狂顶”;第一是“沙发”,第二是“板凳”,第三是“地板”……在互联网上,不少人喜欢用文字、谐音、字幕、数字、符号等特殊组合进行彼此交流,这种诙谐、逗乐的交流,久而久之形成了特定的网络用语。

  成都白领孔女士接受天府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即使她在同事眼中算得上是一位能说会道的部门带头人,但也会有语言贫乏的时候。“脑子里想到某一件事情时,有时候真的不能很利索地说出来,感觉以前从书本上积攒起来的语言都忘得差不多了,自己可能或多或少也受到互联网用语的影响吧。”

  “我平时也经常上网,在网上也直接或间接的接触到很多网络用语,可能是自己过于死板吧,基本上不会使用或很少使用网络上的一些流行语。”孔女士说,“明明有时候你很正经地在和他聊天,对方却频繁地使用‘哈哈哈’‘嗯嗯嗯’‘呵呵呵’来回复你,很多时候不太理解。”不过她也坦言,真遇到很高兴的事情,也会发“哈哈哈”或发个表情包回复对方,但在朋友圈里,她算是使用网络语最少的了。

  受访者B:

  都在使用网络语说个成语就好奇怪

  在成都做网络维护工作的孟先生告诉记者,虽然成语、诗词都是他很喜欢的文字艺术表达方式,但他平时说话直来直去,想着什么说什么,基本上不会说成语、诗句,平时说话更不会刻意用一些修辞。

  “有时候自己会在朋友圈里发一些诗句,比如上周和朋友去龙泉看桃花,拍了很多照片,发朋友圈时写了一句:桃花一族开无主,可爱深红爱浅红。不得了,不少朋友点赞留言,大部分留言都是‘洗刷’我文采飞扬之类的。”孟先生坦言,“有时候和朋友些说话,突然说了一个不太常用的成语,分分钟被朋友些笑话,因为大家都不说,你突然冒出一个成语有一点奇怪。”

  孟先生表示,虽然他不会主动去使用网络用语,认为这是一种幼稚不成熟的表现,但在生活圈里,大家都在广泛使用时,他也会受到影响,变得“不好好说话”。“比如‘这样子’说成‘酱紫’,‘谢谢’说成‘三克油’,‘同学’说成‘童鞋’等。”“网络用语说多了,有时候真感觉自己的语言越来越贫乏了。”

  受访者C:

  不是语言贫乏而是更新换代了

  某种意义上说,网络用语虽然有时幽默活泼,但也存在缺乏文化内涵的问题。很多习惯于使用网络用语的年轻人,偶尔说句成语都觉得不习惯,因此语言贫乏的现象便出现了。

  不过大四学生方艺(化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我看来,现在的年轻人语言并没有越来越贫乏,只不过是我们的语言更新换代了。”方艺说,“现在,我们同学之间的沟通肯定都会使用网络用语,而且用得还不少。我觉得网络用语比较形象、有创新性、言简意赅、也容易懂。比如‘喜大普奔’这个用成语拼凑起来的网络流行语,其实大家都知道是要把很高兴的事情相互分享告知。有了这个网络用语后,大家就不用说‘喜出望外、大惊失色、普天同庆、奔走相告’这么长的了。”

  除此之外,方艺还例举了平时常用的几种网络语类型。比如“数字型”:“就是”写成“94”,“拜拜”写成“88”;“字母型”:“拍马屁”写成“PMP”,“男友”写成“BF”;“数字+字母型”:“谢谢”写成“3Q”或“3X”,“我也一样”写成“ME2”等。

  方艺同时表示,在互联网高速发展环境下,虽然更多年轻人之间越来越倾向于使用网络用语来交流,但网络语言低俗化现象也比较突出。

  网络用语丰富了我们的语言 但也不意味着可以放纵滥用

  三亚学院人文与传播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教授刘兴均在接受天府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互联网时代,使用网络用语成为普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最能代表这个时代的一种创新,并被部分人尤其是年轻人接受。

  “现在的年轻人都追求标新立异,我们应尊重他们的创新表达方式。”刘兴均认为,流行网络用语并不是对传统语言的一种侵蚀,恰恰相反,网络用语在丰富我们的语言。“一些从网络上创生的充满积极向上力量的流行语言、网络热词等,也在充实着我们原本的语言体系。”

  “我认为,我们并不存在语言贫乏问题,而更多是代际沟通问题。我记得有一次无意间听到我的学生说了“撒狗粮”一词,当时就给我造成了理解困难,随后上网查了才知到,大概是‘秀恩爱’的意思。”刘兴均继续说,“所以网络语的表达往往也是适应题旨情境的,只要自己分清楚了在什么场合或什么角色关系中如何进行语言表达,就不会存在沟通障碍了。因此我也认为,语言的自然发展一定是健康的,无需杞人忧天,一切顺其自然就好。”

  另外,刘兴均也表示,尊重网络用语表达的自由,也并不意味着可以放纵滥用。现在网上仍有一些不规范甚至粗俗化的网络用语堂而皇之地招摇过市,所以如何有效净化网络语言环境也是值得关注和思考的社会问题。

  链接

  2018年十大流行语“锦鲤”“佛系”“杠精”等均上榜

  2018年12月3日,《咬文嚼字》如约发布2018年十大流行语,命运共同体、锦鲤、店小二、教科书式、官宣、确认过眼神、退群、佛系、巨婴、杠精,入选今年的十大流行语。

  《咬文嚼字》主编黄安靖表示,十大流行语的收选原则,是从语言学及社会学价值两方面考量的。从语言学价值来说,首先结构上要有创新。如“官宣”“杠精”“佛系”,都是汉语中的新结构。其次,语义上有创新。如“退群”“巨婴”“锦鲤”“店小二”,虽然是汉语中的旧词,但其流行语义是崭新的。最后,用法上有创新。如“确认过眼神”“教科书式”就是汉语中的崭新用法。

  确认过眼神

  2018年走红网络的“确认过眼神”,仅表示“确认过”“甄别过”的意思,与“眼神”不一定有关。“确认过眼神”的流行,反映了人们面对良莠不齐的海量消息甚至虚假信息时希望得到“确认”“甄别”的心理。

  佛系

  “佛系”是一个外来词。“佛系”义指“不争不抢,不求输赢,不苛求、不在乎、不计较,看淡一切,随遇而安”的生活态度。“佛系”迅速引爆网络,并显示出超强的构词能力,“佛系青年”“佛系生活”“佛系人生”“佛系乘客”“佛系父母”以及“佛系恋爱”“佛系养生”“佛系养鱼”“佛系购物”等等,层出不穷。

  杠精

  “杠精”2017年已出现。2018年4月有人在网上发表了一幅调侃“杠精”的漫画:一女生向一“杠精”表白,并要求去见他的母亲。“杠精”说:唯独这件事不可以,因为“杠精”不配拥有母亲。“杠精”迅速走红。“杠精”的流行是人们对这种行为的反感所致。

  ■天府早报记者朱佳慧

作者:朱佳慧     责任编辑:刘潇堰
关键词阅读:网络用语;流行语;诗词

推荐新闻

热点新闻

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

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抉择。站在改革开放40周年的特殊年份回望,壮阔东方...[详细]

频繁使用网络用语 遇事只会"哈哈哈""嗯嗯嗯"?
一项调查显示,年轻人之间越来越倾向于使用网络用语交流,有超75%的人感觉自己的语言越来越贫乏了。语言贫乏的表现是:超60%的人认为自己基本不会说诗句,超55%的人认为自己不会用复杂的修辞手法。